欢迎访问:最新永久av网址大全-最新免费网址av大全-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与妈妈的爱情】(前篇)【作者:与母三年

字数:128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与妈妈的爱情前记妈妈与爷爷的性事

  前几天家里一起去给爷爷上坟,阴雨连连,寒风潇潇,我凝视着碑上的大字又看了看我旁边站着的老妈,记忆又被拉回到了从前。

  我爷爷是39年生人,一辈子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种了一辈子的地。为人有着农民特有的精明或者说是奸诈吧。毕竟他一辈子待在他那一亩三分地的地方,见识浅,性格也比较自私。好了,好了,我今天不是来说我爷爷坏话的,我要说的是他和我妈的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没错,就是现在和站在我旁边的老妈发生的一段性事。

  那是02年,我刚上一年级,那时我爷爷也才63岁,早年丧偶,一个人把我父亲拉扯大。印象当中他总有使不尽的力气,也总有有干不完的活,天天种田拉车,养猪喂鸡。难得有闲时,便一人坐门口吸会烟。那时的他身体真好啊!浑身精瘦精瘦的,皮肤因为常年的日光照射黑的发黄,黑的发亮好似一身的铜皮铁骨。最重要的是,也是对本文产生的原因有着极其重要的,他有着一个硕大的鸡巴,黑而粗,长而壮。真的好似一根香蕉,绝不是夸张 .小时候的我和他一起撒尿,每次都会被他的雄物惊呆,他有时看我盯着他的鸡巴,便自豪的甩了甩鸡巴,然后笑着对我:你鸡鸡将来也不会小,遗传的我的吗!说完,露出两排大黄牙,挤眉弄眼的朝我笑。我到现在也不敢确定他的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我那漂亮的妈妈是不是因为他的大鸡吧而跟他上床。

  再说说我妈74年生人,我小时候曾经一度以为我妈是最漂亮的,当然以现在的眼光看,肯定不会是最漂亮的了。不过那时的她夏天总喜欢穿套西装加长裙,脚踩凉鞋去上班,这在那时的农村很少见。小时候的我看着妈妈踩着凉鞋,裙子随着她的步伐微微摇摆,真的很美。我现在也常常想,我妈那时那样年轻漂亮,怎么就会和我那土里土气的爷爷上床,在床上摆出那些只有荡妇才会做的姿势?可能我妈骨子里就是个骚货吧,或许寂寞真的可以使人迷失。

  好了,介绍完两位主角,下面该说正事了。02年的时候,我正上一年级,如果把这篇文看作是一场电影的话,那我就是那个摄影机了。我见证了爷爷对妈妈的偷窥到把鸡巴插进妈妈的阴道乃至于插进妈妈的嘴里。好吧,下面我开始记流水账了。从我发现他们的奸情说起,那是一年级的暑假的某晚上,我,我妈,爷爷吃完晚饭,这里说一下,我爸因为工作常年不在家,那时他一年回不了几次加,可能也是这个原因让我爷爷有机可乘的吧。吃完饭,我妈照例端了盆水,在院子了洗头,喊爷爷去帮忙。那时候我家也没什么热水器,洗澡洗头都要烧水,他们以前也常这样,我妈洗头爷爷帮着倒水抹洗发水,偶尔也会叫我干这事,以前小,觉得这样没什么,现在想想,太不正常了,哪有媳妇洗个头叫公公帮忙的,倒水也就罢了,抹洗发水这种亲密举动发生在公媳之间,没问题才有鬼咧。我在屋子里看电视,我小时候看电视有个毛病,电视里有个什么打斗镜头,自己也兴奋的蹦蹦跳跳,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吧,当我兴奋的跟着电视蹦的时候,我无意瞥了下窗外,因为我怕我妈看见我这样又要骂我神经病,这一看,我就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那时是夏天,六点多钟外面还很亮,当时我看的清清楚楚,绝对不是看错了,爷爷的一只手伸进我妈裙口里摸着,我妈就弯着腰在那洗头,没说话。并不只是摸一个部位,从背部到大腿,近似于猥亵,妈妈白色内裤都露出来了,可以看见屁股沟,爷爷的手伸进内裤了扣着,扣了一会把手抽了出来去捏我妈的奶子他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裆部,摸了一会儿,可能不过瘾,伸进自己裤子里摸了起来,这样摸了有一段时间,他又交换着手摸,也就是摸自己鸡巴的手改去摸妈妈的奶子和裤裆,那只手换回来继续摸自己的生殖器。我妈一直没说话,也就把自己裤子往上拉了拉,然后任爷爷摸,我当时真的呆了,浑身无力的感觉,要说难受吧,谈不上,只是觉得心跳的厉害,那时我已经知道男女之间有这么一回事了,但看到这一幕,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那天过后我也就装作不知道,千万不要以为孩子小,不懂,其实他们也懂,我知道如果点破,那么家庭就不会那么和谐了,我怕,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现在这样好歹可以维持平静。

  现在想想那时爷爷和妈妈应该已经有了那层关系了,要不然我妈也不会一声不吭的被爷爷猥亵,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有这层关系的,爷爷对妈妈有想法我是知道的,我妈也是知道的,因为之前我爷爷确实做了一些为老不尊的事,第一件事,是他偷我妈的内衣,我曾经亲眼看见他吃我妈的内裤,也就是舔内裤,也曾在他床铺下发现我妈的红内裤,有一次他拿奶罩包着鸡巴在床上手淫,当时我本来在睡午觉,他动静太大,一边撸还一边呻吟,我被吵醒了,他也看见我醒了,他可能以为我不懂,笑了笑说:你妈这衣服上有脏东西,我弄干净,然后继续旁若无人的撸。我妈也知道他用她内衣手淫,因为我妈问过我,是不是看见爷爷经常用自己的内衣手淫,我一五一十的把看见的跟她说了,我妈听了很气氛,骂爷爷是老不死的,还扬言要把这些事告诉爸爸,虽然后来她也没这样,但那时我吓坏了,我怕我爸回来听到这些,就像上文说的那样,虽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害怕家庭因此不平静。

  按理说我妈对爷爷的这些行为是非常厌恶的,我也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怎样的转变,起初妈妈可能是排斥爷爷的这些做法的,但后来却和爷爷上了床。
  还有一次闹得比较大的事是爷爷偷窥我妈洗澡,这种事他可能经常干,蹲在洗澡间的窗户下偷看,但那次被我妈看见了,我妈把洗澡水泼向窗外,爷爷被浇成个落汤鸡。那天的事着实有趣,爷爷被浇的全身是水后,连忙跑进我屋,匆匆忙忙换了身干净衣服,刚换上衣服,就听见了我妈的骂声,哪个流氓作死的,想死啊!!小心眼睛长疮!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妈还骂骂咧咧的,她知道是我爷爷,但她故意指桑骂槐,我爷爷一改往常的话唠,老老实实的坐着吃饭,一声不吭像个犯错的孩子。

  自从一年级暑假发现爷爷摸妈妈那件事后,他俩关系在我看来是越来越不正常了。要说当时我的感受是复杂的,我讨厌爷爷妈妈这样,那种讨厌就好像是心爱的东西被别人占用的嫉妒,但心里又期望着他们这样,那时我脑子里并没有多少色情,只是看到爷爷摸自己的裆部,妈妈露出的内裤后心跳的厉害。同时我也怕家庭不平静,我希望家里不要争吵,说不出为什么这么怕,只是希望家里能合合谐谐的。从那以后,我也经常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妈妈可能真的变了,不在为自己内裤被爷爷手淫而生气,爷爷也不在拿妈妈的内裤手淫了,因为他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摸自己媳妇了。

  那时的他们真的太不注意了,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可能以为我不懂,还是我好骗,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可以轻易偷窥到他们的奸情,可他们非要自欺欺人,掩耳盗铃。那时我跟爷爷睡一屋,我妈独睡一屋,当某天,爷爷装模作样的说腰疼,要让我妈捶捶腰拔火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晚上要做事了。但我还是装作天真无邪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哎,我能有什么办法?他们第一次耍这套把戏我就知道了,那天晚上我洗完澡躺床上准备睡觉,屋子里没看见爷爷,我也没管。一会儿我妈过来了,她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还散发着刚洗完澡的那种清香,她先是问我有没有蚊子,然后跟我说:你爷爷最近田里的活比较重,他晚上睡觉腿老抽筋,腰也疼,我给他拔拔火,去去湿气,你早点睡。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估计他俩有事,大晚上的,拔什么火,我爷爷那种色鬼我妈又不是不知道,再加上上次看见爷爷摸妈妈,说拔火,鬼才信!想到妈妈和爷爷裸着身体在床上干,我竟有要看一看的好奇与冲动。

  那次我心里挣扎了很久,毕竟我那时还小,胆子小,心里想着去看,但脑子里总蹦出我偷窥被我妈发现的情景。最后我想了个办法,要是被发现我就装傻,就说自己是去上厕所的,什么也不知道,想到后路之后,我胆子就大了起来,轻手轻脚的下床,心里止不住的狂跳,多年以后每每想到当时的情况,心里还狂跳不已。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我妈房门关着,在屋子里估计是没戏了,只能到屋子外面的窗户下面去,说实话,其实偷窥的地点事先我早就想好了,我也实验过,就算有窗帘,想看到屋子里也不是难事,因为窗帘只能遮住下面,要是能爬上窗台,以我的身高,是可以通过窗帘顶端巨大的缝隙看到里面的。现在最难的是,我怎样不发出声响的走到屋外,当然最害怕的还是这时候我妈或者是我爷爷突然出来,我心里安慰着自己,万一被发现,我就故作自然的装成是到屋外撒尿,我家大门是那种老式锁,要开的话声音还是不小的,但轻开轻放还是可以做到不大声响的,我手摸上了门锁,准备发力,我缓慢的慢慢用力,其实也没多长时间,但我感觉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锁开了,虽然发出了一点声音,但房里他们应该没听见。出了屋,我大呼一口气,此时外面黑咕隆咚的,安静的很,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我看了看我妈那屋,灯开着,我半蹲着走到窗户下,稍稍平静下心情 ,准备偷窥了,我缓缓的,缓缓的直起身子,也没感太露头,原以为下面应该看不到的,哪想出奇的顺利,我妈傻的只拉了窗帘,窗户都没关,那窗帘皱皱巴巴,被外面风一吹,还时不时的扬起,里面看的一清二楚。在这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一下我妈,平时挺聪明一人,怎么做这事就跟个傻子一样,是认为没人看,还是希望人看到啊!哎,下面进入正题,嗯,看到了,我确实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和我预想的一样,虽然提前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吃惊不小,那也是我第一次看见裸身的男女,还是自己的妈妈和爷爷,我妈就穿了个内裤,上身赤条条的,硕大的奶子挂在胸前,毕竟第一次清楚的看见现实生活中女人的奶子,觉得很大,我妈年轻时也算是那种丰满型的,很白,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有点发亮反光,我的鸡巴慢慢翘了起来,她半个屁股坐在床沿边,在拿我爷爷身上的火罐,而此时我爷爷趴在床上,什么都没穿,屁股露在外面,一只手搭在我妈大腿上,捏着我妈的大腿肉,整个身子就像块枯树皮在床上。落地电风扇朝着床上的两人呼啦啦的吹。
  我看的时候应该已经拔完火罐了,待我妈收拾完他背上的火罐,拍了拍他的背,我爷爷似乎迷迷糊糊的,问了句,好啦!我妈嗯了一声,依旧那样坐着,爷爷撑着床板将身子支了起来,被他压在身下的鸡吧也跳了出来,很粗很长,还是勃起状态,我原以为他们干完了,但事实是他们可能还没开始,爷爷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妈妈的奶子,我妈笑了笑,用手推了推爷爷,爷爷被我妈一推,也没说话,继续捏着我妈的奶子,另一只手隔着内裤摸我妈的下面,一边摸还一边笑「真大」,真大!我妈也被逗乐了,可能她这样坐着也不舒服,过了一会儿她也上床了,躺在爷爷旁边,爷爷依旧是那个半跪的姿势,我妈就这样躺着被爷爷摸。爷爷摸着摸着也变兴奋了,刚才他胯下的鸡巴还弹跳,现在已经硬的紧紧贴在肚皮上了,这个过程中,他俩也没怎么说话,偶尔小声说几句,我也听不见说什么,只知道我妈每次听完爷爷的细语,我妈都笑得很开心。当时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时候对时间的概念是很模糊的,但我完全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蚊子咬我都感觉不到痒,只感觉呼吸急促,口干舌燥。爷爷就这样两只手摸着妈妈的全身,但一直没脱老妈的内裤,只是偶尔伸进去扣两下,扣完还放在鼻子下闻闻,我妈也笑个不停,可以看出我妈在压抑笑声,可能怕另一屋的我发现吧,哪想到她儿子就在她窗前看她的淫态呢?

  我妈一直被我爷爷摸着,看得出来她很享用,身子不时扭曲着她用手捂着自己嘴,不让自己笑出声,过了一会,她伸出另一只手摸爷爷的鸡巴,爷爷向前挪了挪身子,把两腿叉的更开,让妈妈抚摸他的鸡巴,我妈就这样时快时慢的撸着爷爷的鸡巴,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手上下摆弄着爷爷的鸡巴,看到我妈主动摸我爷爷的鸡巴的时候,我自己下面也射了,自己没有撸,也没有射出东西,但确实是射精的快感,当时我不知道,只觉得腰部一阵酸麻,那感觉恨舒服。我也学着爷爷把手伸进裤裆抚摸自己的生殖器。

  正当我沉浸在自摸的舒服中时,妈妈和爷爷也进入了正戏,我妈说了句话,这话我听见了「把大灯关了」,可能自己想下床关的,刚起身还没下床,爷爷就把头埋进了妈妈的胯下,我妈「噢」了声,也不准备关灯了,转而把自己内裤脱了下来,爷爷似乎对老妈内裤情有独钟,一直没脱,我妈主动脱的时候他还舔了内裤两下,我妈把脱下的内裤随手往床头一扔,两腿夹着爷爷的头,让他舔自己的b,嘴里也慢慢开始「哼哼了起来」因为床是横对着我的,我看不见老妈b的正面,只能看见大腿侧面,和一撮阴毛,爷爷给她口交,我只看见,爷爷的头在老妈两腿之间动个不停,和被舔的湿湿的阴毛。我妈一直哼很个不停,声音不算小,如果现在我在那屋,可能也是可以听见的,她可能真把我当成不懂事的小屁孩了,她两只手也没闲着,拉着爷爷的手摸她的奶子,爷爷那两只老茧遍布的手,又大又丑,被老妈的两只手拉着搭在奶子上揉搓着。虽然我用了这么多字描写他们的前戏,但实际上这时间并不长,很快,爷爷就将鸡巴插进了妈妈的身体里,如果不是房间里光太亮的话,乍一看,真想我妈抱着一块巨大的枯树皮在做爱,我妈白嫩嫩的肉和爷爷长满皱纹的皮肤形成强烈的反差。屋子里,爷爷依然在哼哧哼哧的干着我妈,就和他干活一样,不知疲倦,我妈也配合着爷爷的节奏摆动着自己的臀部,每一下撞击,我妈的奶子和屁股都激起一层肉浪,我妈也随着爷爷的干的力道,改变着自己呻吟的音调,时而急促,时而沉闷,爷爷是在打鼓,而妈妈在拉琴。偶尔爷爷干累了也会停下歇歇,和我妈耳语几声或吸吸我妈的奶子,我妈这时也总会自己动两下,以体恤爷爷的辛劳。但爷爷想和我妈亲嘴的时候,我妈把头扭向了一边,比较抗拒,想想也是,爷爷那一嘴黄牙,平时又喜欢嚼大蒜,抗拒也是自然的,爷爷套了个没趣,只能更加卖力的操弄身下的妈妈,他把头埋进老妈胸口,下身大起大落的动着,我妈被操得意乱情迷,双手死死地抱着爷爷,眼睛微闭,嘴巴微张,喘着粗气,「嗯」

  嗯哦的叫床,窗外的我鸡巴一直硬的发疼,脑子里只觉得眩晕。再看屋内,爷爷不知是累了,还是也要高潮了,也开始呻吟了起来,两人的呻吟声交叉叠加,有所同又有所不同,爷爷如老牛,老妈的如黄莺。声音越发急促,随着爷爷「啊」的一声,爷爷挺进的动作逐渐缓慢了下来,应该是射了,动了两下就趴妈妈身上了,我妈似乎被压的喘不过气,还是高潮过后的喘息,老妈把爷爷从她身上推了下去,但爷爷一只手依然搭在妈妈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爷爷的鸡巴也疲软了下来。

  我想着他们完事了爷爷应该会回房,我在不回去可能就来不及了,回去时也费了一番功夫,不过也算顺利了……

  自此以后,我就一步步变成爷爷那样的人了,自慰,偷窥,甚至于后来偷妈妈的内衣,和妈妈上床,当然那时后话了,以后会和各位看官慢慢分享。

  继续说我爷爷和妈妈的事,他们做爱的频率大约一星期两到三次,不是每星期都做,具体原因不明,一般是晚上,每次爷爷到妈妈那里去的借口都是腰疼要妈妈拔火罐,他们真把我当傻子了,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傻子吧!!白天他们也做过,但只见过一次,还有一次不确定,那次值得怀疑的是有一次我回家,院子门关着,我原以为他们不在家,自己就在门外玩耍,不过一会儿,院子门开了,我妈从里面出来了,一看见我就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喊啊,我说我以为没人在家呢。回到家,看见爷爷也在屋里,我猜他们应该大白天在屋子里干事了,要不然关什么院门啊。因为白天我妈上班,我上学,爷爷也有一堆活做,所以我一般在晚上偷窥,现在我为了免去每次到外面去的时候还要开门的繁琐,每次知道他们晚上要干事的话,提前以上厕所为由出去,回来时门就不关了晚上直接出去,他们只顾着做,也从来没发现。晚上偷窥的话内容其实都差不多,他俩互相摸,然后再干,大部分都是内射,姿势不多,差不多就是正反两个姿势,不带套,我妈那时候是有环的,有次爷爷内射后把鸡巴拔出来,他鸡巴的厉害可能他自己都没料到,拔出来的瞬间,鸡巴自己又抖了两下,又喷出精液,射的还不少都射在妈妈的阴毛上和肚皮上,我原以为这一次是爷爷故意体外射精的,后来想了想,应该不是,当时他鸡巴插在我妈阴道里很长时间,并没有抽动,一拔出来就射了,应该不是自己控制的。

  重点说说白天的那一次,冬天,起因是洗澡,对,我妈洗澡,冬天我家洗澡也是烧水,而且要烧很多,话说这天下午,我妈就在家烧水洗澡了,因为那时一壶水肯定不够,所以往往要多烧几壶,往常是烧好了灌进热水瓶一次性带到澡堂里,但这次我妈没有,可能他俩商量好了,我妈只带了一壶水进去,另一壶水继续烧洗到一半,大家应该猜到会发生什么了,对,我妈叫我喊我爷爷把另一壶水给他送去,其实那时我已经二年级了,这种领水的活不在话下,我也希望我妈叫我给她送水,那我就可以借此看看妈妈的裸体了,但我妈并没有这样,而是叫我转告爷爷,叫他送过去,还特意加了句怕我烫着,好像是关心我似的。无奈我转告给爷爷,爷爷当时在炉上烧水,可能就等着老妈的传话了,看得出来他很兴奋,拎着水壶就往浴室走,走了会,他停顿了下,转身看了看我,从口袋里掏出了十元钱叫我去帮他买包烟,剩下的钱自己随便处置,我当时内心深处是「呵呵」的,本来是怀疑,现在确信他俩要干事了,为什么老是要做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呢,以为是骗别人其实是骗了自己啊!当然我是答应下来了,我自有办法啊。
  我出了院门,关了院门,爷爷特意交代的,我并没有去商店,而是转了个圈,跑到我我家屋后,因为浴室就在后屋那间房,我家后面是一片地,地后面是一条河,没什么人家。然后就蹲在了以前我爷爷蹲过的那个窗下,我体会到了爷爷那时候的心情了。激动,不安,兴奋,害怕,不管了,不看比死还难受!但这次窗户关着,窗帘也拉着,只能看见里面的一角,看不见老妈洗澡的位置,但如上文所说,只要爬上窗台就可以了,我施展出我的轻工,悄无声息的爬了上去,果真可以看到,而且还是俯视视角,里面清清楚楚。然后呢我又看到了以前都没看到的东西,我看不见妈妈,因为浴盆上罩了层保温帐,我只看到妈妈的两只手伸在外面,在干什么呢?在给我爷爷洗鸡巴,真的是在洗,涂了肥皂,我妈一只手还从浴缸里带点水淋在爷爷鸡巴上,然后再揉搓,上下撸动。爷爷此时鸡巴已经硬起来了,上面满是肥皂泡沫,他裤子脱得只露出个鸡巴,眼睛看着我妈给他洗,开始时两手是背在后面,后来身子微微弯腰,用手把玩我妈的两个奶子,我妈就着肥皂抹了一会儿,开始给他鸡巴冲洗,发现冲洗可能会淋湿爷爷的裤子,停下手中的舀子说「把裤子脱了,要不会湿」。爷爷看了看说不用,不凉啊,把吊放舀子里。然后就自己扶着鸡巴,我妈拿着舀子,他自己扶着鸡巴放进舀子里搅拌,用手搓了搓,完后自豪地说了句「干净了」,这过程,我只看见我妈的两只手,她整个身子都隐藏在帐里,我当时想为什么爷爷不脱光一起和她洗得了,费这事干嘛。此时我也在屋外,手伸进了自己裤裆。屋子里接下来的一幕更让我大跌眼镜,本来只是看见我妈两只手扶住爷爷鸡巴的,突然,我妈的脸从里面伸了出来,拿着爷爷的鸡巴闻了闻,我爷爷笑了下,故意向前顶了顶,鸡巴头戳到了老妈的鼻子,老妈盯了爷爷眼然后,我妈就把爷爷的鸡巴含进了嘴里,口交!!妈妈给爷爷口交了,怪不得给他洗鸡巴,难以置信,难以置信!爷爷的鸡巴很大,老妈只能把龟头部分含进去,想再多含一点,没伸得进去,我妈两腮被撑得鼓鼓的,含了一会,吐了出来,改用舌头舔,龟头上已经沾满老妈的口水了。但没有舔多长时间,我妈说水冷,叫爷爷添水,「好嘞」爷爷抱起水壶咕咚咕咚往浴盆里倒水,我妈身子全部隐藏到帐里了,手也进去了,随后就听见,「哗哗」的淋水的声音,我妈应该在洗澡了,爷爷此时也没闲着,手伸进里面,不知是在摸妈妈,还是在给她搓澡,反正他手一边在里面乱动,一边笑。里面的水声响个不停。然后爷爷一边保持着这种姿势,一边和里面的妈妈说话,也提到了我,我妈问爷爷我哪去了,他只是说了句出去玩了,没提叫我买烟的事。他俩闲谈了一会,我妈应该洗好了,爷爷此时也站起了身,他的鸡巴从刚才开始就没放回去,半硬着在空中晃荡,手也没伸进去,看着帐里面的妈妈撸起了自己的鸡巴,我妈应该在里面擦身子。爷:「拿衣服吗」母:「拿件棉毛衫」。爷爷拿了件上衣递了进去,然后我妈穿了件棉毛衫就出来了(现在想到我妈应该是准备在浴室里做的,因为胸罩都没穿),下面b和阴毛看得清清楚楚,我妈的小穴是那种肥厚型的,阴唇很大,两肉片挤在一起,把阴道口遮的严严实实的,阴毛很浓密,小穴周围一直延伸至屁眼口,然后看见爷爷把内裤,棉毛裤依次给我妈穿上,就是把内裤拿手里,我妈伸腿穿进去就行了,我妈扶着爷爷的肩膀哆嗦着穿了起来,一边穿着还说了一句,真冷,说了两遍,爷爷在给我妈穿衣过程中,手脚又开始不老实了,环抱着妈妈,手伸进我妈裤子里摸,他这样我妈也没办法继续穿衣服了,伸进我妈裤裆里的手可能用力过猛,我看见我妈在裤裆里手的发力下,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我妈轻轻哦了声发话了,让我穿衣服,然后眼睛瞥到爷爷依旧露在外面的鸡巴,笑着说「你这露外面不凉啊」爷爷边捏着老妈的奶子边淫笑到,一会儿放你里面磨磨就不凉了哈哈。我妈听到这句话好像是不好意思了,嘴角扬了扬也没说话,继续穿衣服。

  外面的我也等的心急,我估计他们不会就这么算了的,难道把我支开就为给爷爷舔个鸡巴?我继续沉着气朝里偷窥,不得不说,这个视角就如同上帝视角一般,里面的活春宫,外面我看的一清二楚,不一会儿,老妈衣服穿完了,但他俩并没有出去,果然不出所料,妈妈穿完衣服就被爷爷抱着,爷爷开始亲我妈的脸颊脖子,没有亲嘴,整个手掌覆盖在老妈的胸口,爷爷就这样从脸颊亲到脖子,又舔回到脸,在亲老妈的耳朵时好像和老妈说了什么?然后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洗衣机。停顿了一小会,爷爷拉着妈妈,让她趴在洗衣机上,那洗衣机正好是一个台子的高度,我妈刚趴了上去,我爷爷也紧贴着妈妈的身子趴在了老妈身上,他们俩变成了背对我的姿势,两人叠在一起,我的角度只看到爷爷的背,爷爷一只手垫在老妈的胸口,腾出一只手来扒妈妈的裤子,扒拉了两下,裤子没下来,他也不脱了,手直接伸了进去,只看见里面的手动来动去,当时的我也不知道摸得是屁股还是小穴。此时老妈也开始呻吟了,一听见老妈的呻吟,我也把持不住了,我也希望进去摸老妈的奶子,摸她的小穴啊,嫉妒的我只能摸摸自己的小鸡鸡了,里面的爷爷则比我好命,他估计也把持不住了,摸我老妈奶子的手也腾了出来,两只手脱我妈的裤子,空间狭小,视角有限,我只能看到老妈的屁股沟,其余的部分因为角度问题,看不清楚,爷爷这次也没拖泥带水,把老妈裤子一脱,就提枪上马,用手扒拉着老妈的屁股,和老妈调整着角度,可以清楚看见插入的过程,一根大棒在老妈屁股下面戳着,可能比较大的缘故,插入的过程比较缓慢,有几次插进去点又拔出来蹭蹭继续插,可能在润滑,我妈一直在哼哼唧唧的呻吟着,不知是兴奋的还是在助兴。

  蹭了会爷爷稍稍使了使劲把整个鸡巴都没入了妈妈的小穴里,随后两手撑在洗衣机上,下面开始缓慢动了起来,老妈的呻吟声更大了,从「嗯嗯」,变成了「啊啊」,不过我看不见妈妈的下面,爷爷趴上去后,我只能看见爷爷的半个屁股在那不停的做活塞运动,爷爷的屁股时快时慢,每次运力插入,屁股上的肉都紧绷,拔出时紧绷的肉瞬时松软,循环往复,屁股一上一下,时紧时松,虽然看不见具体的插入,但我的想象里,爷爷的鸡巴把妈妈的小穴撑得圆圆的,妈妈的小穴不断分泌着淫水润滑插入的鸡巴,鸡巴因过多的淫水而进出自如。

  他俩动作起伏越来越大,洗衣机偶尔也会被他们压的吱一下,「啊,啊」妈妈趴洗衣机上想支起身子,爷爷估计快来了,压着妈妈不让她起来,胯下也加快了动作,大腿撞击妈妈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啊,泄了,泄了,我的屌泄了,琴,你的b日的真舒服」这是爷爷的原话,说这话的时候他鸡巴依旧插在我妈的小穴里。「嗯,让我起来,给我拿张纸,别流裤子上,啊,要流下来了」我妈惊慌失措的喊道。爷爷反身拿了张卫生纸,鸡巴依旧插在小穴里,他把卫生纸塞在两人的结合出,拔出自己的鸡巴,用纸塞住妈妈的小穴防止精液流出,塞了一会儿,又拿了张卫生纸蹲在妈妈屁股后面帮她擦下面,我清楚的看见用完第一张卫生纸已经湿了一大半,应该是爷爷精液混合着老妈的淫液。我妈就撅着屁股让爷爷帮他擦。用了约三张纸,可能擦的差不多了,爷爷说「好了,干净了」然后用擦完老妈屁股的最后一张纸擦了擦自己的屌,一边擦,一边笑着问我妈舒服不舒服,我妈还在扒着自己的b看有没有擦干净,听到爷爷问她,拉上了自己的裤子「快点出去,怎么听不见杰(我的名字)的声音」

  我靠,我妈这时候才想起我啊,刚才只顾被日了啊,不过听到老妈这样说,我也知道,该走了,要不然就被发现了,走的时候朝里看了眼,老妈在束腰带,爷爷此时也拉上了裤子,他俩好像还在说着什么。我轻声下了窗台,往商店奔去……我到了很晚才回来,我妈当时在院子里洗衣服,看见我回来了,大声呵斥道「去哪了,这么晚,你还知道回来呀」!我说给爷爷买烟去了,我妈依旧不依不挠,「买烟需要这么长时间啊」说完还想来揪我,我见势不妙,窜向了屋内,心里骂着,我要不出去你能被日的这么开心啊「!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年后,爷爷某天突然就吃不下饭,吃的也都吐了出来,到医院一查,「胃癌」而且已经是晚期。得知这个消息后,最不相信的应该就是爷爷了,他身体那么好,总有使不完的力气,怎么就得癌了呢?怎么就被宣判死刑了呢?他感到很不解。当医生拿着他的胃镜检查单,指着上面的专业名词给他解释的时候,他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从此他的眼神失去了光亮,天天念叨着,我要死了,哎,我要死了,哎。因为他觉得他应该快死了,应该抓紧时间享受,不应该在干任何活,在干任何事了,所以田也荒废了,猪也卖了。他以前那使不完的力气似乎也被抽走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是软的,躺在床上是他最优的选择,但这就苦了我妈了,一天三顿的服侍,端饭送水,好在前期爷爷还能自己起来拉屎撒尿。我妈曾在电话里向父亲抱怨,声音很大的抱怨,说老头子快死了,叫他快回来。我父亲知道后不久也赶回来了,准备给他老父亲送终。但爷爷似乎越来越精神,越来越不会死了,他还是那样躺在床上叫唤「哎呀,我要死了,要死了」。但他的声音却越发洪亮,似乎是故意的。就这样叫唤了一个多月,父亲本来回来等着他死的,等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耐烦了,天天呆家里听他叫唤,心里又烦闷的很,索性不管他了,来个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不烦,找了个借口出去工作去了,为防止村里人说闲话,特意交代我妈就说他为了父亲的病去寻访名医去了。我妈本来不同意,父亲一走,家里的担子就得她一人担着,一人忍受爷爷。但因为家里为了爷爷的病确实花销很大,各种药物,挂水,住院费)本来爷爷是住)院的,住了一段时间,他觉得在里面无聊不想住,要回来,没办法,他是病人,只能由着他。我妈只得同意我爸出去,我爸出去时也嘱咐我妈,实在受不了就别理他。越理他他就越这样。但哪有那么简单,有时是不由人的啊!

  村里人得知我爷爷得癌症了,一个个都来看望慰问,我妈想不管爷爷那哪行啊,只要爷爷在众人面前,稍微诉诉苦,说说儿女的不孝顺,那我妈估计会被全村人戳着脊梁骨骂死。经管我妈一万个不愿意,但在村里人面前还得表现的十分孝顺,为此,她请了一个月的假,每天的任务就是做饭服侍爷爷。这时的爷爷仗着自己是病人,反正也要死了,变得肆无忌惮,他虽然快死了,但性功能依旧正常,玩弄老妈似乎是他死之前那段时光最得意的事了吧。我那可怜的老妈白天服侍他吃饭,扶他上厕所,晚上还得继续服侍他。他现在要看妈妈的奶子,妈妈就得给他看奶子,要闻老妈的b味,老妈就得脱了内裤,把自己小穴凑他鼻子上,我曾亲眼看见,在一个晚上,老妈脱了裤子,整个屁股压在爷爷脸上,而爷爷的手撸动着自己的鸡巴,那晚老妈从爷爷房间里出来,眼眶红红的,她躲在卫生间洗了一个小时的澡。那天晚上,我听见妈妈房间里传来的咒骂声,她在跟我爸通电话……

  爷爷因为自己的病,心里也越来越变态,大白天要求妈妈给他口交,给他手淫,叫妈妈用女上位和他性交,他自己可能真的没力气动了,唯一能硬起来的似乎只有鸡巴了。终于,忍无可忍的妈妈爆发了,那次我正好在偷窥他们,普通的性爱方式已经满足不了爷爷的需求了,他现在想着花样折磨老妈,那次的情况也正是这样,我妈跪着在给他口交,他拿着一根筷子在后面插我妈的小穴和屁眼,可以看见,筷子插得很深,我妈显得很痛苦有几次好像都疼的停下了口交的动作,时不时也会发出疼痛的呻吟声,虽然和舒服的呻吟声没什么不同,爷爷似乎还不满意,又拿了根筷子,一根插妈妈的小穴,一根插妈妈的屁眼,动作有加快的趋势,我妈「啊」了一声,爷爷也一惊,我妈的脸剧烈扭曲了起来,可能哪里受伤了,我看见她缓慢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她身体移动的同时,插在她小穴里的筷子掉了下来,但插在屁眼里的那只依旧插着,我妈不断洗着冷气,眉毛挤在了一起,我猜测可能是老妈的屁眼被筷子戳伤了,爷爷这时也呆了,眼睛盯着我妈,确实是老妈屁眼受伤了,我妈把手伸到屁眼口,摸到了那根筷子,想拔出来,拔的时候,我妈疼的浑身哆嗦着,喘着粗气,似乎带着哭腔,忍着剧痛终于拔了出来,隐约看见筷子上有血,我妈把自己内裤塞住肛门,脸依旧扭曲着,似乎还没从疼痛中缓过来,过了几分钟,我妈一直这样手撑着床板,另一只手拿着内裤塞住肛门。我爷爷似乎又性起了,用手开始抚摸老妈的大腿。突然,谁也没料到,老妈突然转身,对着爷爷的脸狂扇了十几个耳光,应该是十几个,「啪啪啪」速度太快,以至于我还没回过神,耳光已经扇完了,爷爷更是始料未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扇完耳光,我妈迅速爬下床,穿了外套和裤子,里面的衣服也没穿,包括胸罩内裤,穿完可能不解气,又狠狠锤了爷爷一胸口,大声吼道:去死吧!说完,气愤地夺门而去。我在外面也被老妈吓得心惊肉跳,因为发生的太快了,从老妈肛门受伤,到扇耳光,出门,就好像是一瞬间的事,我也从来没看见我妈这么狠过。那次我洗澡时看见卫生间里的纸筒里有很多带血的纸,很可能是受伤的妈妈留下来的,妈妈躲房里也没出来,她好像也没有去医院,不知道严不严重。

  我妈可能真的不打算管他了,也不给他送饭,更别提满足他的性欲了,但爷爷做的更狠,他反正一个要死的人了,他在乎什么呢?他发泄不满的方式不是吵架,更不是打架,而是想臭死别人,他现在也不上厕所了,拉屎撒尿都直接在床上,拉裤裆里。短短一天,他的房间已经不能进人了,比厕所还臭。经过我妈和我爸一晚上的通话,我妈最终还是妥协了,我爸答应我妈过几天就回来。这些也都是我后来知道的,我妈也省略了大量内容没跟父亲说。我妈又开始了对爷爷的服侍,也开始了被爷爷的虐待,爷爷似乎并没有原谅妈妈,他除了和以前一样猥亵老妈外,他现在又加了样,拉屎也要我妈擦屁股,也不上厕所了,所有的排泄活动都在床上完成,他要方便的时候叫我妈拿着便盆接他的屎他的尿,他连脱裤子也要我妈来脱,他的这种行为使我偷窥都感到恶心起来,他有一次趁我妈给他脱裤子的时候,把尿撒在了我妈身上,我妈看着自己身上的尿和溅在床上的尿液气的直发抖,手扬了起来,又放了下来,只是气的跑出了屋外,我差点被她发现。
  我,我妈,父亲都认为我爷爷不会死,但事实总是出乎意料,就是在父亲预定回家的前一天,爷爷把我和我妈叫到了房里,叫我喊了她几声爷爷,然后叫我妈过去扶她起来,当着我的面,把妈妈的衬衫拉到了胸部以上,动作很快,我吃惊的发现老妈没有穿胸罩,爷爷对着我妈的奶子吸了上去,我妈连忙死死的按住爷爷,惊慌地对我说「快出去,他疯了」!我感到我在场的不合时宜,急忙跑了出去,回头看时,正好与老妈的眼神对撞,她也正看向我这边,我眼睛连忙瞥向别处,但还是看见了爷爷依旧贴在老妈的胸上在吸奶……那天晚上,爷爷死了,父亲没来得及看上他最后一眼。

  如今爷爷已去世13年,我回忆那几年的往事,在脑海里也不过就一瞬间的事,那时的我不知道谁对谁错,那段记忆却让我如此的难忘。我看了看妈妈,她似乎察觉到了,转过头来,我们目光相遇,就和多年前爷爷死去的那天一样,我不知道妈妈此时的心情,我只知道妈妈是我此生最重要的女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